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8th Apr 2013 | 一般 | (6 Reads)
那天晚上忽然睡不著覺,腦子裡出現了好多不同的人和過去發生過的一些事情。有很多人,有很多事,正是我所懷念的。這些人和事情也沒有和我打聲招呼就這樣忽然出現了,我想這些人和事情也正是我深埋在心底的,偶爾他們會提醒一下我——他們的存在。 我忽然很懷念,小時候在爸爸自行車前大樑上的日子。自從我去托兒所開始,一直到小學三、四年級,都是爸爸騎自行車接送我。那時候,每天放學出教學樓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尋找爸爸站在自行車旁邊的身影,看見了爸爸,心裡就有了底;看不見爸爸,就會有點莫名的心慌。那天在北京街頭,我看見一個十幾歲的女孩坐在她爸爸的自行車後座上,她穿著校服,一路上和她的爸爸談笑風生,我駐足看了很久,儘管這一幕很快就消失在了我的眼前,我依然站了好久。我想起了小時候爸爸接送我的情景,我也和爸爸聊個不停,有關的沒關的我都會一路說個不停。而現在,而此時,爸爸不在我身邊。 我忽然很懷念,小時候偶爾在爐邊看著爸爸烙餅的日子。那時我大概兩、三歲,媽媽上班忙,沒人看我,爸爸就經常帶我去他的單位,他工作時間比較自由,他經常提前回家做飯,偶爾烙餅吃,那時我小,他擔心我在床上會摔下來,他就把我抱到灶台旁的小檯子上,我老老實實的站在上面,看爸爸烙餅,爸爸一邊烙餅一邊和我說話。現在好想再看看那時我們住的小房子,可惜,都拆遷蓋樓了。 我忽然很懷念,小時候枕在媽媽胳膊上睡覺的日子。那時我很小,媽媽會唱歌哄我入睡,儘管在我的記憶中,每次都是媽媽先睡著了,而我則躺在媽媽胳膊上,用小手摸媽媽的臉,嘴裡還不停的和她講話。而現在,我一個人在外面很久了,離開媽媽的懷抱也很久了。 我忽然很懷念,小時候媽媽偶爾帶我去她單位玩在公交車上的日子。那時候我識字還不多,但是一上了公交車我的小嘴就會不停的講話,看著車窗外的廣告牌子之類的,嘴裡念個不停,儘管很多字都讀錯了,我依然讀的津津樂道,得意洋洋。現在,偶爾坐公交車的時候我還會想起這些,可惜,媽媽不在我身邊。 我忽然很懷念,拉著姨媽家妹妹弟弟手玩耍的日子。那時候我在家裡是老大,姨媽家的孩子都比我小,那時我還是蠻有號召力的。記得佳佳妹妹小時候很聽我的話,她小時候胖乎乎的很可愛,我們一起玩,每次去公園玩的時候她都會很依賴很信任的拉著我的手。真的很懷念。現在她已經大學畢業了,但願她可以獨立翱翔,有美好的未來。 我忽然很懷念,爸爸每晚都做不同的好吃的給我們。記得爸爸烙餅都會做不同的陷兒,每次餅一端上來爸爸都會一樣陷兒挑一個給我吃的,白糖陷兒、紅糖陷兒、豆沙餡兒、肉餡兒,我突然很想吃爸爸烙的餅了,現在一人在外,冷暖自知。 我忽然很懷念,自己在上海的日子。偶爾覺得生活得很辛苦,但是活得很豐富多彩。接觸到了不同的事物和人物,交了不同的朋友。偶爾凌晨幾點吃著路邊攤的炒飯、炒麵和烤串。偶爾自己半夜心驚膽顫的走在回家的路上。偶爾喝得大醉還要裝得面不改色。太多的偶爾了! 我忽然很懷念,自己剛來北京在學校當教師的日子。每天被“老師好”的聲音圍繞著著。備課、寫教案、上課,批作業… …和學生談心,工資很少,活的輕鬆而單純。 我忽然很懷念,和“小美妞”共度的美好時光。一起搬家、一起過春節、一起凍得要死去廟會、深夜聊天… …或許真的是“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吧。” 我忽然很懷念,我忽然很懷念,我真的忽然很懷念。 總感覺和人相處的時候自己做的不夠好,總在過去了的時候譴責自己當時表現的不好,如果可以重來一次該有多好。 是的,很多事情,只能做一次。(或許我們做的不盡人意) 很多決定,只能做一次。(或許我們做的過於果斷) 很多選擇,只能做一次。(或許我們選擇了錯誤的一方) 很多人,只有一面之緣。(或許他是我們命中對的那個人) 很多愛人,只是暫時的。(或許我們對他是真心實意) 我忽然很懷念。

| 3rd Apr 2013 | 一般 | (3 Reads)
你對我說,要我把你叫你哥,你會保護我。那時的我如此固執,如此一意孤行,我們從相知到離別,我還是沒有叫你一聲哥。現在細細想來,卻有些娓娓的遺憾。 你對人很好,或者說對我很好。你告訴我,這個社會很現實,你說人生如棋,你告訴我不能太天真。那時的你,真的會把我護在身後。我常常想,小小的你怎麼能懂這麼多。 後來,我們分開了,面對好些勢利的人,我的心裡泛著鄙意。我已失去你的消息,只是想,你或許知道,我真的成長了,我能夠保護自己。 謝謝你,教會我堅強。 我想人生是一首詩,有無垠的跌宕起伏。 我不知道你發生了什麼,只知道,你開始混,混社會,混的很好。 你如此的執迷不悟,我不知道,那些名利有多好。你和我已失去聯繫很久,我只記得那時你的成績很好,我不希望把你和那些繁雜的社會牽連在一起,只是我無能為力。 我只是記得,我還有個哥。 然後開始堅強。 你或許從未知道,你教會我成長,卻也教會了我掩藏悲傷。 我以微笑的樣子出現在每個人多的地方。有時也會想起你,想起以前的固執,想起以前的幼稚。 那個煙花般的男子,抑或哥哥,我希望你可以快樂,希望你也能成長。

| 14th Jul 2012 | 一般 | (2 Reads)
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 布什:欺負伊阿有一套 布萊爾:愛上那告上那告 拉登:安南媽的都不管 薩達姆:黑哨 布什:坐著空軍的一號 布萊爾:心裡美呀開口笑 拉登:總統大選要來到 薩達姆:點票 布什:俺有航母和大炮 布萊爾:咱就跟著瞎胡鬧 拉登:要把你倆都抓住 薩達姆:我靠 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 布什:近來麻煩真不少 布萊爾:生化武器不好找 拉登:聽說要找一百年 薩達姆:我倒 布什:拉登罪行世人討 布萊爾:敢把美英來惹惱 拉登:好漢不吃眼前虧 薩達姆:我跑 布什:美英帝國主義好 布萊爾:沒完沒了胡亂搞 拉登:把你兩個切成片 薩達姆:我烤 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 布什:全國戒備把你防 布萊爾:始終站在老兄旁 拉登:飛機撞你沒商量 薩達姆:超強

| 7th Jul 2012 | 一般 | (8 Reads)
你對我說,要我把你叫你哥,你會保護我。那時的我如此固執,如此一意孤行,我們從相知到離別,我還是沒有叫你一聲哥。現在細細想來,卻有些娓娓的遺憾。 你對人很好,或者說對我很好。你告訴我,這個社會很現實,你說人生如棋,你告訴我不能太天真。那時的你,真的會把我護在身後。我常常想,小小的你怎麼能懂這麼多。 後來,我們分開了,面對好些勢利的人,我的心裡泛著鄙意。我已失去你的消息,只是想,你或許知道,我真的成長了,我能夠保護自己。 謝謝你,教會我堅強。 我想人生是一首詩,有無垠的跌宕起伏。 我不知道你發生了什麼,只知道,你開始混,混社會,混的很好。 你如此的執迷不悟,我不知道,那些名利有多好。你和我已失去聯繫很久,我只記得那時你的成績很好,我不希望把你和那些繁雜的社會牽連在一起,只是我無能為力。 我只是記得,我還有個哥。 然後開始堅強。 你或許從未知道,你教會我成長,卻也教會了我掩藏悲傷。 我以微笑的樣子出現在每個人多的地方。有時也會想起你,想起以前的固執,想起以前的幼稚。 那個煙花般的男子,抑或哥哥,我希望你可以快樂,希望你也能成長。

| 30th Jun 2012 | 一般 | (1 Reads)
人生就是教堂永不關閉的門,從落地的那天就已經注定。人生就是佛前永不熄滅的油燈,長長久久,你走了,還有下一個信徒去侍奉。 出生,那將意味著這個世界又多了一個生命,一個新的希望的誕生。從他出生到臨死,將要用畢生的時間去感受生命,感受生命帶來的快樂。感受這個世界的萬事萬物:感受出生的好奇;感受母親的大愛;感受兄弟姊妹之間血濃於水的親情;感受夫妻之間平平淡淡才是真的愛情;感受朋友之間真誠的友誼;感受,感受,趁我們都還活著的時候,我們應該努力滴去享受上帝給予的這一切,好好珍惜與家人團聚的歡樂時光,與情人默默相守、深深的牽掛,與朋友一起度過的分分秒秒。我們應該珍惜,也必須去珍惜。因為我們下一刻將不知是否還安然無恙的活著,活著的人,想愛的,努力做到不後悔。 今天的世界,不再限於某個國家或名族,它貫穿我們的生活,播撒在地球的每一個角落。今天的愛,也不分國界、不分時空,更不會問你是什麼樣的人,時刻環繞在你我周圍,鑄成愛的海洋,讓每個活著的人都在它的心裡徜徉不停。 你有一扇門,我亦有一扇門,不知是誰開了誰的門?是神?還是誰?或許,這就是人生的輪迴!

| 16th Jun 2012 | 一般 | (3 Reads)
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今天才知道,秋風和畫扇,即秋扇,是古人形容被拋棄的女子…… 可是本人在想如何形容被拋棄的男子呢?於是 苦思之後 將此詩改為…… 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春風悲紅襖~~以春襖來形容被拋棄的男子,襖 在冬天給女人送去溫暖,保護女人,到了春天被丟棄……

| 9th Jun 2012 | 一般 | (1 Reads)
為愛,我們選擇了一種最笨的辦法來完成。日夜兼程。在茫茫的高速路上,路向遠方延伸,眼前是無邊的黑夜。 黎明到家。想像可以躺在床上,這個念頭在那一刻那麼奢侈。 天亮了,無法睡眠,靜靜的躺一會,我像一個重新上了彈簧的發條,按部就班的做事。給阿豆做一個早餐,在回家之後的第一個清晨,應該的。 收拾好下樓,打開手機,看到你發來的信息。你繳械的時候如此溫婉可人,我回你。句子中的玉人,就是你。你始終古典的搖曳在我眼前,廣袖,圓髻,耳垂邊環珮叮噹,帶著濃濃的書卷氣和逼人的才華。 這感覺如此美好,距離感消失了,只有憐惜和翠綠的橄欖枝在兩個山頭互相招搖。 我向前走,日子向後退去。或者,我們都向前走。我看到客廳地板上銀色的滑板,那個喘吁吁上樓,把滑板叮咚往地板上一放就去玩電腦的孩子,滑板又出現在地板上,我多麼希望你一直這樣玩,一直這樣快樂無憂。你成長的某些情境我留也留不住,不知道是歡喜還是憂傷。 我錯了?我這種人是有問題的。 沒有安全感,這個世界只要活著就讓人忐忑。 不能屏息讀你寫的東西了,也有,很少,我不在乎你了,還是我習慣了,還是我已經很瞭解你,我為自己不夠虔敬而心生歉意。你的句子那麼纖毫畢現的柔軟,讓我沉醉。我還是喜歡那些細膩如絲的詩句,彷彿甘願被催眠,去到美好的感覺裡面。 此生。是一種美好的期許,在未來,不要太遠,不要在我看不到你的時候老去,你知道我會心痛。 此生只你最好。

| 4th Jun 2012 | 一般 | (1 Reads)
深夜未眠,倍感孤獨… 念想著身邊的事,身邊的人,卻猛然發現縱有歌一曲卻無他人和。這突如其來的孤獨充斥心間,難以舒緩…此刻方曉伯牙摔琴謝知音的那份悲情,卻又深陷高山流水何人才是我的鍾子期的迷茫。 其實嬉笑玩樂未必是我的本真,幾人能知這脾性背後的落寞…太多時候不想說話,卻生怕冷落了旁人,已是如此,我又何以投其所好呢? 誠然,我仍熱血地活著,等待…若你是我的卓文君,願為你談唱一生《鳳求凰》,即使下刻便是山無稜,江水為竭。若我是容若,那“被酒莫驚春睡重,賭書消得潑茶香”該讓其成為一輩子的“尋常”即使香消玉殞,願追隨。 我並不執拗,卻只是開始懂了“古來聖賢皆寂寞”,開始明白柳七郎那滿腔悲情了…我是那漢水岸的男子,卻是“漢之廣兮,不可泳思”啊,縱然“漢有游女”又如何?知己難求更甚這隔岸游女啊… 時間久了,開始怕了,我沒有擊缶而歌的灑脫,更沒有飲者留名的豪情…只知知心知性之人甚難求…

| 1st May 2012 | 一般 | (5 Reads)
矛盾的心裡,我該怎麼做,該怎麼辦,誰又能告訴我,是不是真的到了痛的時候,我就會放手。 是我拉著他不放手,還是他拉著我不放手,還是我們彼此糾纏著。 為什麼明知道結果還要飛蛾撲火,哪怕魂飛魄散還要堅持著,是什麼支撐著我這樣繼續下去,是我對他的愛嗎? 這樣種愛可以持續多久,是一個月,一年,還是一輩子,或者我們下輩子繼續…… 我想我真的變了,以前我是一個特別注重結果的人,現在我變的追求過程了,哪怕結果是我最不想要的,我還是要不惜一切的追尋著。 其實海燕特別瞭解我,它總結我:只要我還在說笑,還在說,那就是沒事;我沉默了,那是真的痛了,痛到心底了,這時是她最擔心我的時候。她不說我沒有發現,她說了,我覺得兩個字形容:知己! 笑過、哭過、幸福過、痛過……我知足了,笑一笑沒有什麼大不了,生活還要繼續。 我最愛的大男人,我依然繼續走下去,直到你想讓我放手的時候,告訴我,我會從你的生活中消失的,即便我傷的再深,心裡再痛。 文章來源:李淑媛的部落格 |安頓的BLOG | 不孕症、習慣性流產 王蕊 |_飛天小魔女.. | 北京美中宜和婦兒醫院 |美容師的BLOG | 簡單女人的些微快樂 |媛媛de幸福快樂小窩 | 藍蓮花 |陳禾親子教育研究室 |

| 27th Apr 2012 | 一般 | (1 Reads)
當初許哥搬住到這裡,所有的家當都被塞於這兩個條形皮箱。它們安靜地倚靠於牆角,說實話,屋子並不會因為它的插入而改變太大——假設眼光不仔細搜查,還真有可能將其落下呢。不過條形箱明顯是經過了壓縮。你完全可以把箱內的物件想像成為氣球——一些未吹氣的橡膠薄膜。等入住時間久了。牆上被貼掛得滿滿。被窩裡一個翻身,感覺也似乎有個硬邦邦的物件在腰窩上抵了一下。這時節,不僅僅是許哥了,連我也懷疑起條形箱懂得玩變魔術的把戲?不然的話,箱子怎麼會有數不盡的物什抽出、各自將勢力分散到屋子的每個角隅?這裡邊藏著的奧妙,我當然明白。氣球原來的狀態是癟著的,然而現在,已經被吹成鼓鼓的了。 可是人在一處,終究是沒有長住的道理。過去被嵌得很緊的東西,因為換季,空氣的濕度與溫度都有了較大的改變。這也導致物體間開始出現了一些空隙,慢慢地鬆動。這個早晨醒來,我嗅到南風味如發酵的粉塵。開始意識到許哥與這個屋子的鬆動程度,已近乎臨界狀態。這一回,許哥是真要走了,牆上貼的,抽屜裡塞的,衣架上掛的,又被變戲法似的,集攏到了兩個條形皮箱中。左手與右手各拎一個,屋子就變得空空蕩蕩的了。 我很卑鄙,這個早晨我居然假裝不知許哥要離開這。可是種種跡像已經把事情挑得很明瞭了。我抓緊時間洗漱,洗漱完了就得找一個適當的機會開溜。總之不能讓許哥拎著行李先我出門。先出門,哪怕一步,我就有可能望見他離開時候的背影,這個背景會令我黯然神傷。並且一直將貼於門框。所以我得趁早溜掉,雲淡風輕,去哪兒都好,關鍵的是,要讓許哥從背後消失掉。從身後消退的事物,到時就完全可把它理解成為夢境了。 沒錯,今日許哥與我辭別就是得益於這番夢境。為了方便理解,我不妨先假設出一樁畫面。有一枚從高空墜落的石子正要扎入水中,倘若按照這個速度,石塊與水的撞擊強度必然是巨大的,可是如果在石子貼近水面的瞬間,使其倏然靜止,然後再緩緩沉入。這個衝突無形間即會大為減弱。我讓許哥依照這個方式沉入深水。所以在兩天之後,我也並沒有因為好友的離別——而潸然流淚。 出了門直向東走,整個北京西路如一條蟻道。通常螞蟻在行進的過程中尾部會釋放出一種追蹤素。後邊的螞蟻即是根據這種氣味來尋路的。我很直覺地判斷出汽車尾氣與追蹤術的某些內在關聯。當整個交通狀況出現問題,後排車差不多就是跟著前排車的屁股煙囪來挪移。我站在天橋上,用餘光去感覺車輛的蠕動。這個畫面像有一支極細的狗尾巴草,拂動著我大腿之側的寒毛。直至腿側堆起了雞皮疙瘩,它才肯罷手。這些奇怪的知覺,使得剛才用來離別的夢,步步走入幽深。 午飯在一個小吃店隨便解決。再回去,石子已經徹底被水淹沒。許哥的臥室與我一牆之隔。而今除了一床龍鬚草蓆外,什麼也沒給留下。我決定在未來當我要離開的時候,除了帶走難得的書,貴重的衣物。許哥的蓆子一小塊也會被裁剪下,收入我的行囊。 文章來源:╰*寶貝婕 |Dadawa的BLOG | 星座好好玩的部落格 |“靜”觀其變 | 以手之筆,載人生之墨跡 |袁啟清的BLOG | 麻辣情醫吳迪的BLOG |游刃 | 沈東子的WINDOWS |傑傑的BLOG |

Next